今日重阳丨泸州调查:老年人如何融入智能化生

  10月10日,以“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,乐享智慧老年生活”为主题的泸州市2021年敬老月活动正式启动。我市各区县、各部门将组织开展文体表演、走访慰问、防诈宣传等系列活动,深入宣传孝亲敬老文化,营造敬老爱老的浓厚氛围。12日,2021年泸州市老年人太极拳(剑)比赛在市民广场开赛。我市22支代表队的218名太极拳(剑)爱好者聚在一起切磋技艺。

  扫码付费停车、扫码绑定车牌号……在当下年轻人看来打开手机扫码就能完成的简单步骤,却成了不少老年人难以跨越的“数字鸿沟”。

  近日,72岁的黄被茅拿着7张停车缴费单,向泸小布讲述了他遇到的难题。自2019年考取驾照后,已经退休的黄被茅成了一名合法的机动车驾驶员。然而,在近两年的驾车经历中,停车缴费成了他无法解决的难题。

  “之前在泸县城区划定的占道停车位上停车,离开时车窗上夹着一张停车缴费单。”黄被茅说,缴费单上要求扫码付费,这对使用老年机的他来说无法完成“。两年来,收到了7张缴费单,上面连联系电话也没有。每次离开时想找开单的人又找不到,我的老年机又不能扫码,真的是拿着钱都不知道去哪里缴费。”

  无奈之下,黄被茅只能拿着缴费单找了一位年轻人帮忙。“有两张缴费单因为被雨水打湿弄脏了,扫不出来码,没法缴费。”黄被茅说,相较于收到停车缴费单这种情况,目前主城区推行的智能停车桩更让他头疼。“收到缴费单至少知道自己该去缴费了,但智能停车桩我连该不该缴费都不知道,周围也没有负责人,不知道该问谁。”黄被茅说,听说目前还是试运行阶段,明年开始没缴费的会上“黑名单”,他担心长时间没有缴费会影响自己的征信。

  黄被茅称,自己的遭遇并非个例,他的很多退休伙伴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。“不是说退休老人爱占便宜而拖欠那几块钱,是真的拿着钱不知道去哪儿缴费。”

  今年7月,家住西宁的张女士到泸州亲戚家玩。由于亲戚要上班,工作日就她一个人在家,觉得无聊想看电视,可她看着几十个按键的遥控板完全不知从何下手。“打开电视就是一个很复杂的画面,遥控板又那么多按键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频道。”

  张女士说,虽然亲戚教过她如何使用,但已经62岁的她看着这么多按键总是记不住,几次下来也不好意思反复麻烦亲戚帮忙换频道。听不懂四川话,不认识路也不敢随便出去走,一个人在家又不会开电视,本来说玩一个周的张女士,在泸州待了4天就想离开了,这反而让亲戚心里不是滋味。难得远亲重聚,平日好吃好喝安排着,结果还要提前离开,难道是没把你照顾好?带着各自的情绪,本该和和美美的亲人重聚,却发生了些许小别扭。

  针对目前部分老年人面对的“数字鸿沟”,泸州市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公益律师冯骏表示,“对于老人,我们不能只想到自己的老人,还要想到社会上所有的老人如何安享晚年,以及享受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。

  科技的制造者,应当在设计一个电子智能方式的同时,考虑到老人的需求,不能只考虑年轻群体,应当在电子方式以外考虑人工服务,杜绝只有电子互动这唯一的方式。

  科技的实施者应当具体考虑到老人,包括其他无法使用电子智能的人群需要,在电子智能方式之外设立人工值守的方式服务大众,即使无法在现场设置人工值守,也应当在统一的地点、统一的时间设置人工值守点,并且广而告之,以方便无法使用电子智能方式的老人和其他群体的需求。

  整个社会的思维中,要牢固树立为老年人、以及无法使用电子智能工具的人群服务的思想,在制定各项具体措施的时候,以立法的形式“打补丁”,以及在以整个电子智能方式服务社会全体大众的前提下,强制性要求科技的设计者、实施者包括经营者、服务提供者,对老年人等群体设立相关的方便渠道,以提供综合性服务。这才是科技在乎于现代社会和全体人群应有的意义。

 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